腦洞集散地,
歡迎入園接受改造。
二代绿红 ¦ OW源藏

切換式時光望遠鏡

1



“我們分手吧。”冬彥對床上的男人說。

 男人楞住了。“為什麽?冬彥——”

“因為我用切換式時光望遠鏡,看到你會在一年又四個月後的時候劈腿。”

“光是這樣也就算了,但是如果我們還要勉強下去的話,你會在三十一歲的時候被逼婚和我分手。說是逼婚,其實女方家裏很有錢,你自己也心動了。”

 “最最重要的是,三十八歲的時候你會因為還在外面濫交而感染A字頭的病死掉,結果你的妻子只能帶著你五歲的小孩做寡。”

“神經病。”男人爬下床開始穿衣服。

“其實那個望遠鏡也預測到,如果我當下和你說分手,你一定會說這句話。”冬彥了然地說。

男人像看到真的神經病一樣,抓起剩下的外衣來不及穿就匆匆跑掉了。

梁冬彥,二十八歲,如這篇小說的閱讀群體所想的一樣性別男,愛好男,目前單身。

冬彥是個相當普通的男人,不喜歡健身,也不喜歡時尚,但是因为身材不错,相貌又好,在圈内还是很受欢迎。平时,冬彦总是公司公寓兩點一線,下班就會直接回家,然後逗盧瑟玩。

盧瑟是冬彥某天從小區花園裏撿回來的野貓。與很多成年貓不一樣,盧瑟沒有野貓的攻擊性,而是相當親近人類。冬彥把它抱回家直到給它洗完澡,它都乖巧地窩在冬彥懷裏。

也許是被小區裏的其他人家棄養的家貓,因為害怕再被拋棄所以才會這麽聽話吧。冬彥想。

性格保守的冬彥從來只找比較固定的伴侶,沒有男友的時候,盧瑟經常霸占冬彥的大腿,陪他一起看電視。久而久之,盧瑟甚至連遙控器都可以把玩兩下子。

然而再聰明的貓也無法和人類交流,特別是無法代替男人跟冬彥進行負距離交流。所以跟盧瑟在一起久了,冬彥也會覺得無聊,就會去找男友。

男友有的壞有的更壞,每一任都是不久就分手告終,總之冬彥的桃花運一直不太好。在把前任男友赶出家门的再前一天,冬彥出門上班,踢到了一臺望遠鏡。

那是一臺單筒伸縮望遠鏡。在現代社會,除非你有窺私欲,否則基本用不上的那種望遠鏡。冬彥是個沒有窺私欲的人,但是他有點愛占小便宜的缺點,也有可能是很久沒玩過了,所以他撿起望遠鏡,朝樓下看了看。

上學的小孩,打太極的老頭,大早晨就開始跳廣場舞的大媽,與以往一樣別無二致的早晨。

冬彥把望遠鏡倍數放大,習慣性地用鏡頭去對準人。然後他看到,鏡頭中的大媽正在飛速老去。不如說,是鏡頭裡的時間在飛速流逝。大媽在十八年後去世,許久不來小區關照的子女久違地齊聚一堂,開始爭論起老人留下的那一點點遺產。

他明白了。冬彥放下了望遠鏡。他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

他朝屋裏走去,慢慢舉起望遠鏡,對準睡夢中的男友。


评论
热度(1)
©栖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