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集散地,
歡迎入園接受改造。
二代绿红 ¦ OW源藏

『二代绿红』我和室友的心灵感应1


*架空设定,两人被反派精神控制产生了有限的心灵感应。
哈尔和巴里是高中同学,目前巴里在哥谭读医科,哈尔自由职业。两人目前同居却互相不知道对方身份。

1

最糟糕的室友能是什么样?

“经常拖欠房租,最后只能过来求我帮他垫上……我也不指望他还了。”

“总是迟到,我就没见他准时过,甚至连期末考都会迟到!可是成绩却特别好,真是更让人恼火!”

“逼他做家务他才会做,做饭就更别提了。可是我做好了他就会在我都还没端上桌的时候就开始偷吃!”

“他饭量也太大了,我的份他也要抢,所以我只能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多吃点。味道?没注意,反正我洗碗的时候从来不用倒剩菜。”

“时不时就失踪,我只能硬着头皮跟他家人解释。上一次都已经用到'他被绿灯侠带走去外星观光,据说欧阿一天等于地球一年'这种理由了。”

“他老是喜欢在屋子里做实验,血迹喷溅啊,毒性测试啊,天知道会不会有天打翻柜子被那些药剂烧出个窟窿?”

“三天两头就带女人回来,还不是同一个。而且,他似乎,特别喜欢拐走我的约会对象。”

“上次我不过是带佩蒂去兜风而已,他居然在我回家后狠狠打了我一拳!嘿!他们又没登记,这可是公平竞争!”

“那你为什么非要跟他住在一块?”

“……”

“难道你……喜……”

“不可能!”

2

在被奥利结结实实问倒了之后,哈尔忘了自己的临时工,于是理所当然地又被炒了鱿鱼,于是那个月的房租,理所当然地又没有了着落。一想到回去要看室友脸色借钱,他连家都不想回了,干脆决定去哪里喝两杯。

“……我靠?!”刚踏进俱乐部,哈尔就看到吧台灯光下正在表演花式调酒的调酒师,恰巧就是自己的高中同学和大学室友。

哈尔本想转头就走,却忽然想到:自己为什么要害怕他?他握紧了拳头,确认那枚戒指还在。绿灯侠应该无所畏惧。

“嗨……巴里……”打招呼的时候,哈尔猛然想到自己过两天要室友掏腰包的光景,进门时的勇气立马缩减了大半。

只是想不到对方居然比自己更吃惊,丢下摇杯就往里走。哈尔隐隐约约听到一句:

“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哈尔忍不住好笑,他最不可能认不出的,就是这个金发碧眼的好好先生,Z大的医科生巴里•艾伦。

3

哈尔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闪电侠。

在花光了身上最后的一点钱喝了酒之后,哈尔决定用最短路线回家:他开始横穿马路。

事实证明就算是凌晨一点四十哥谭的街道也并不安全,一辆时速二百五十迈的黑色跑车呼啸而过,哈尔差点要成为死得最无荣誉的绿灯侠时,却被一道红光以迈都无法计数的速度带离公路上。哈尔因为一下子无法适应超高速运动,把自己最后的十三美元又五十分全部吐在了这个“世上最快之人”的制服上。

“天!你难道不知道超级英雄也是需要自己洗衣服的吗!家里的洗衣机可没有神速力!”

这声音有点熟悉……哈尔昏昏沉沉地想,很像,嗯……那个前几天刚泡上的妹子声音有这么低沉?

“你别想骗我了……”哈尔话还没说完就隐约闻到熟悉的香味,对方的红色制服又变得干干净净,哈尔凑上去深深闻了闻:果然,绿灯侠同款洗衣液。

“我认识你,”哈尔抬起头,其实不算抬,因为他的头根本就靠在闪电侠肩上,“你是我认识的人。”

“你认错人了吧!”闪电侠的脸快跟他的衣服一样红了,“你喝醉了,让我送你回去。”

“市民的友好邻居闪电侠?嗯?”哈尔喷笑,万圣节居然有女人的装扮品味这么差劲。他的气息全洒在对方耳边,那只耳朵很快也变得和闪电侠的脸一个颜色。

“哈尔!”

“你看,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你本来就认识我。”

“那是因为你的这件外套的胸牌上写了!你这个——”

哈尔伸出左手捂住对方的嘴,得意地往他耳边吹气:

“别说话,佩蒂,我怎么会忘了你呢,一个月前我在那家餐厅看到你就着了魔,要不是巴里……”

“……哈!尔!乔!丹!”

哈尔感觉到了一记重拳,他最后想,几天之后室友被催缴房租找不到自己的时候,会不会帮他付了?

会不会又让他担心了?

3

巴里把哈尔拖回来的时候郁闷至极。

这个甚至连神力女孩都能把到手的男人,反而最不会为人处事。不愿意低头,不愿意退让,不愿意妥协。

所以巴里就只好多替他考虑一点,不算多大的事,顶多晚上放学之后多打两份工罢了。作为闪电侠的那部分并不会受到太多影响。

只是,今天艾瑞斯的反问,让巴里忽然觉得,也许是时候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同性恋从1973年起就不再是精神疾病了,”艾瑞斯强调,“你应该面对你自己。”

面对我自己。巴里看着镜子,镜子里的帅哥也在看着他。

你喜欢他。巴里清楚地听到对面的那个“他”告诉自己。

巴里,你喜欢的人就是哈尔。

4

有件事情巴里一直弄不明白。哈尔这么热爱海滨城的人,为什么会在高中毕业后的某天来到哥谭,说要借住几天之后就不走了。

这件事情哈尔不会告诉巴里的是,因为哥谭太危险,而巴里最凶狠的威胁仅仅只有“再这样我就要起诉你了”。

他告诉巴里,他给了他老板一拳,因为他的休息时间比布鲁斯•韦恩的工作时间还少。

其实他们两人都有更多更大的秘密瞒着对方。巴里没有告诉哈尔某个暴雨天在他留校实验的时候,那些药剂伴随着一道击穿他身体的闪电,真的灼烧了他。雷击和毒药反而给了他生路,那些窟窿最终都快速愈合了。

哈尔也没有告诉巴里两人毕业分开后,他在费里斯公司当地勤的某天被阿宾•苏召唤成为了一名绿灯侠。他确实立刻到欧阿了,但只来得及作为一名无礼的新兵被当成沙包殴打了一整天。而且回来的时候,他也只失踪了一周而不是七年。

好哥们应该分享一切不是吗?除非他们的彼此隐瞒,有着更深的原因。

5

自从上次在俱乐部里看到巴里,哈尔就开始好奇。因为好奇,哈尔开始经常出入那间酒吧,钱是向巴里借的。哈尔可以点上一杯啤酒,一坐就是一个晚上。

他承认,巴里的酒保装也占一小部分因素,很小一部分而已。

如此过了一段时间,某天哈尔在凌晨回家刚坐下,就被一沓招聘启示砸中。

“哈尔,你要是再不去找工作而是每天都在那家俱乐部盯着服务生的胸部看,我就要起诉你了。”

“你这是诬陷,那些明显是挤出来的沟有什么好看的,”哈尔话出口才反应过来,“等等,你承认你在那里工作了?”

“总比你拿着老板给我的工资再还给我老板要好吧。”

“那么,这个怎么样,玻璃清洁工,需习惯高空作业;或者是这个,替身演员,会吊威亚;又或者是这一条,马戏团的空中飞人——我该叫什么?飞翔的乔丹?”

“……哈尔,你很喜欢在空中的感觉?”

“也许吧,我父亲就曾是试飞员。”

“那么你该去参加空军。”

哈尔朝巴里一笑,从招聘启示中抽出印着“超市理货员”的一张,把外套往肩上一甩,准备出门。临走的时候他回头:

“我还是喜欢脚踏实地的人。”

现在住的地方很舒服,房租也不高,他暂时还不需要免费住宿。再说,飞行的方式有很多种,没有那种比现在的他更自由。

哈尔启动灯戒开始扫描自己。

“装备完毕,2814扇区绿灯侠开始巡逻。”

评论(4)
热度(107)
©栖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