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集散地,
歡迎入園接受改造。
二代绿红 ¦ OW源藏

『二代绿红』我和室友的心灵感应2

6

“无耻恐怖的反派有不少,最无耻恐怖的反派恐怕要数这一个了!哥谭遭到不明外星生物袭击,被它的触手连接的人似乎可以互相读取对方的感情和知觉,下面我们来采访一下刚刚被解救的市民。女士你好,您好像还没有完全恢复,是因为被心灵连接之后精神遭到了损坏吗?”

“不,是因为我没有感觉到我丈夫对我的爱,这个骗子!”

(扇巴掌声)

“好吧,看来这次的外星人无疑会给哥谭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谁能拯救这个处在崩溃边缘的城市?是蝙蝠侠,闪电侠,抑或是绿灯侠?”

绿灯侠和闪电侠目前都没办法拯救哥谭。因为此时,他们正被路易斯报道的那只外星生物缠在了一起。

“这些……外星触手……是你的疏忽才会来到地球的?!”

“如果地球的每次外来攻击都要算在我头上,那我早就该被守护者除名一万次了,”哈尔把在藤蔓中奋力挣扎的巴里拔出来,“不过,好吧,这次是我的错。”

“别再废话了,这些触手的毒液在减缓我的速度!”

“而且它们可以再生。”

“趁我们还没被人拍成色情短片之前……”巴里沿着触手奔跑到怪物的头上,想要把它砸晕。

“黄色触手和红绿配?我觉得大家应该不会喜欢看这个。”哈尔摸摸下巴,是再造一个心灵感应抑制器封锁对方的精神攻击,还是也实体化出机械触手跟它左右互搏?

“警告:戒指能量接近0。”

“哦不……”哈尔只能在他被卷入无数触手之前,用最后的一点能量构造出一张软床接住落下的巴里。

7

巴里在昏迷中感觉到了强大的意志力。

无畏不等于无所畏惧,而是具有克服恐惧的能力,这就是意志力。巴里觉得自己从前低估了这个绿灯侠,看来他并非只是有个魔戒的普通人。

紧接着,他感觉到了剧痛,无比的剧痛让他清醒了,他听到有人用心灵传感在耳边低语:

“互通的知觉可以带来双倍的疼痛,这还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可以同时解决两个超级英雄,哈哈哈哈哈哈!”

可恶,他感觉到缠在身上的那些触手伸出的倒刺正在刺入自己的身体,绿灯侠肯定也在遭受同样的待遇。既然他们的感知是相通的……巴里开始大喊:“绿灯侠——”

“虽然不想说,但是这确实喊破喉咙也没有用的状况,巴里•艾伦。”

8

哈尔睁开了眼睛,说是被唤醒的,其实更像是痛醒的。

痛感和强烈的求知欲席卷而来。求知欲?那种上学之后就消失了的情感,更像是闪电侠的东西。这个外星生物是想做什么?被巴里派来拐弯抹角来奉劝自己读大学的?

哈尔还感觉到了勇气。是的,求知欲伴随的是必要的勇气,在这方面闪电侠并不比绿灯侠要少。博学,勇敢,亲和,能够穿梭时空,还被希望的蓝灯选中过,估计还很帅气。哈尔忍不住撇嘴,还能有更完美的超级英雄吗?

“你终于认识到相比之下你是个多么差劲的宇宙警察了吧?哈尔•乔丹。”

“你认得我?”

“宇宙中谁不认识你?最伟大的绿灯侠哈尔•乔丹?不过,我读取了你的记忆,你作为人类的那一部分,似乎并不像你的绿灯侠身份那么光彩。”

“闭嘴。”

“做绿灯侠真的有那么重要?百年之后,你觉得地球上的人类会怎么记住你?游手好闲,拈花惹草?也许你的墓志铭会是:哈尔乔丹,一个差劲的儿子、哥哥、父亲?哦,我能看见你的梦想……也许你还会成为一个糟糕的飞行员?”

“……”

“我感知到你想打倒我,把我的头碾碎,然后把我每根触手都切断。但是你要怎么做呢?灯戒什么时候对黄色奏效了?就算能,你现在还剩多少能量?”

一丝微弱的绿光燃起。

“也许你再多读一点就可以知道……灯戒能制造屏蔽场,虽然能量不多,但我还来得及保住几个秘密。第一,灯戒已经告诉我了,扎伦星人*的弱点就在它们被触手掩盖的体内。”

哈尔的灯戒发出一道强大的射线,撕裂了对方的身体。

“第二,只要能直面自己的恐惧,绿灯戒就可以作用于黄色。”

哈尔在外星生物的血肉中辨认出昏迷了的巴里,他艰难地一步一步攀爬过去把他救出来。

“顺便再告诉你一个常识吧,接近0并不等于0。”

9

因为受了重伤,哈尔不敢回和巴里合租的公寓,而在欧阿滞留了几天。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同往常一样黑暗,巴里不在家。

其实他们见面的日子不多,如果不是哈尔偶尔发了时薪请巴里喝酒,或者巴里不想做饭也不想叫外卖于是两个人出去吃,又或者到了橄榄球赛季,两个人基本没有在一起的时间。

哈尔拿了一瓶啤酒,躺到沙发上,打开电视。

“哥谭新闻。一周之前袭击居民的外星生物在被闪电侠和绿灯侠联手打败之后,似乎留下了后遗症。不少当事者至今仍残留着共通的心灵感应,这种反应是否会伤害身体?对市民们的生活又带来了什么影响?让我们来采访一下上次的女士。女士您好,请问在你和你的丈夫被心灵控制后,给你带来了什么变化吗?”

“我的丈夫说他从来没发现我那么爱他,他说他很后悔,我们现在已经重新开始了,而我能感觉到他每天都更爱我一点……这都要要感谢那个怪物,谢谢你,是你拯救了我二十三年的婚姻,是你……”

“……也谢谢你女士,我们的连线时间要到了,看来这些后遗症还会再在哥谭萦绕一段时间,这到底是一件幸事,还会是灾难的开端?请大家关注我们的后续报道,感谢大家收看,我是场外记者路易斯•莱恩,现在让我们把镜头切回直播室……”

哈尔关上了电视,他觉得大事不妙。

他感觉到了危险。应该说,闪电侠感觉到了危险。

10

巴里觉得倒霉透了,去银行取钱都能遇上抢匪。不过,抢银行都能遇上去取钱的闪电侠似乎更加倒霉。

对于那些抢匪来说,不幸中的大幸是,神速力消失了。

不算最危急的时刻,但巴里猜被劫匪用枪托顶的那一下还是导致了内出血。他只能暂时老老实实当个人质,失去了神速力的巴里连快速愈合都做不到。

“嘿,有没有兴趣再多拿点钱?这还有几麻袋呢。”绿色发光的钱袋砸晕了所有劫匪,巴里抬头,绿灯侠也正看着他。

“巴……把枪都放到地上!哦,你们已经都在地上了。”哈尔降落到地面,替保安撕开胶带,解开绳索,“你的手铐够用吗?太好了。”

他转向巴里。

“嗯,不要紧了……”哈尔注意到巴里在看他,怕被认出来只好再次升空,“都会好起来的。大家都快回家吧,说不定已经有人做好饭在家等着你了。”

哈尔当然没有做饭,他只是在飞回家的路上从巴里喜欢的餐厅打包了一顿中华料理,虽然没有闪电侠给自己从中国带回来的那么地道。

闪电侠的自由和巴里的规整,都让哈尔向往。他把两人都当作自己的益友,如果对方也愿意的话,哈尔很想多了解朋友一些。闪电侠行踪不定,但是也许应该和巴里多点交流。

门开了,巴里难得没有晚归,也许是在银行被吓到了。哈尔摆出了他自认为他在调情以外最温情的笑容迎接巴里。

巴里看到了那个笑容,扶着门不敢进屋:

“哈尔?你终于开始赌博了?”

“……”

“借高利贷?”

“……我只是外出打工赚了点钱,良心发现回来请你吃饭而已。”

“抢银行?”

哈尔脸色很难看,巴里却笑了。

“欢迎回家,哈尔。”

屋子里有种温暖的感觉。

“欢迎回家,巴里。”

*注:扎伦(Zaren),Apollonius在《Nuctemeron》中提到的“六时的恶魔”之一,应为犹太秘教词汇。文献中描述他为“Zaren, avenging genius”,这里借用为反派的名字。

其实叫章鱼星人也不会影响剧情的吧……

巴里失去能力的原因和New 52暂定一致,有时间会提一下。

评论
热度(72)
©栖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