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集散地,
歡迎入園接受改造。
二代绿红 ¦ OW源藏

『二代绿红』我和室友的心灵感应3(完)

11

或许没有人会相信,哈尔高中的时候欺负了巴里三年。直到毕业的那一天,哈尔找到即将回中城的巴里想向他道歉,却被对方反问了好几个问题。

“哈尔,上周末你在做什么?”

“呃……逼你请我去看电影。”

“期末考的时候?”

“让你帮忙补习。”

“毕业舞会?”

“抢了你的舞伴但最后她跟别人跑了,结果我和你落单了一晚上。”

巴里赶在哈尔疑惑之前补充道:“还有,我生日的时候你带我去看了学校的球赛,否则我一个人的生日真的糟透了。虽然你叫了校队的人假装绑架我。”

“你看,哈尔,我们其实是朋友。”

12

情场高手的惯用伎俩便是处处暗示,然后在对方陷下去的时候说一句:

我们其实是朋友。

只是那个人是哈尔,而非巴里。

巴里真想逆转时间,在那个时候直接问哈尔是不是暗恋自己,万一不是,也可以当个玩笑搪塞过去,两个人继续当朋友。他想不明白,普通的好兄弟是不会什么事情都一起做的,普通的好兄弟也不会在不告而别之后又忽然出现在自己家门口,要他收留。

而且,普通朋友之间,似乎不会出现这么强烈的……心灵感应。

“哦,嘿,巴里。”就像今天,他准备去刷牙的时候刚好碰上哈尔,对方只不过拍了拍自己的肩,巴里就感觉自己的心跳比平时加速了两倍。

哈尔好像也有点尴尬,因为他居然说:

“你用吧,我去做饭。”

13

哈尔简直快要疯了。和闪电侠的精神连接似乎扩大到了其他人身上,比如,巴里偶尔在他房间做那事的时候,他也能隐约感觉到。

老实说他没想到巴里还挺冷感的,毕竟高中的时候他从对方那里拐走的女友还不少。

在哈尔又一次隐约感觉到巴里的情欲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

他一边希望自己不会因为意淫自己的室友而下地狱,一边控制不住地幻想起来。

灯戒启动了。绿光中出现了巴里的模样,哈尔在酒保和医生中犹豫了一下,穿着实验室里的白大褂,带着听诊器的室友便走了出来,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似的疑惑地看着他。

身体的某个部位硬到发痛,哈尔觉得自己一定会下地狱了,还是支起身把对方拉倒到怀里。

“要是有七彩灯侠就好了,绿色的感觉还是有点怪。”哈尔自言自语的时候,实体化的医生艾伦开始在哈尔面前以无比撩人的姿态脱下了外套,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衣的扣子。

“哇,这真是……”

哈尔不知道是要佩服灯戒还是要佩服自己。

“警告:正在违反欧阿之书1-6-5:绿灯侠2814.1正在因私人目的使用灯戒,灯戒即将被关闭。”

就快进入状态的哈尔只好看着巴里消失在自己眼前。

来自隔壁室友的欲望好像还没有平复的痕迹,哈尔决定这次因公使用一下他的戒指。

还是巡逻一圈再回来比较好。

14

为了验证心灵感应扩散的现象,哈尔飞回欧阿,请基洛沃格帮忙调查一下扎伦星人,结果却发现之前被解决掉的那个是它星球的最后一个遗民了,而整个星球的文化都在这个星球被它绕行的红巨星吞噬掉的时候灰飞烟灭。

“目前没有办法确认是否会传染,所以你最好不要在别人面前打什么坏主意,也不要在美女面前想她们的裸体。”基洛沃格警告他。

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哈尔决定亲自实验一下。他趁塞尼斯托回来述职的时候找到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把他紧紧抱住。

莱拉尖叫一声晕倒在克翰怀里。

凯尔说他忽然灵感如泉涌之后便飞回了地球。

加德纳头一次安静了这么久,然后对斯图加特表示如果这样能引人注意可不可以让他们也来这么一下。

斯图加特用灯戒造了个马嚼把他的嘴封了起来。

场面一片混乱。

幸好灯戒无法动用致命武力,所以塞尼斯托只能动手把哈尔狠狠揍了一顿,然后眼睁睁甘瑟向他们展示欧阿之书上多了新的一页:〈绿灯侠的旷世拥抱〉。

还配有插图。

14

看来扩散现象只在地球发生。哈尔不敢再找绿灯军团的人类尝试,怕自己被欧阿之书记录成〈最伟大的双性恋绿灯侠〉,但是巴里之外他几乎没有朋友了,特别是在地球上。

那个扎伦星人说的对,他确实放了太多的重心在宇宙空间。或许他死后人们会认为他是个不称职的儿子、哥哥和父亲,但对他来说,只要他是个称职的绿灯侠就好。那意味着2814扇区的人类们还能活着认为他不称职。

但是只要他对巴里心灵感应,他就不确定这种感应是否会变成双向,或者有害。

“嗨帅哥,介意一起去喝一杯吗?也许可以……在你家?”

哈尔略微抬头,金发法国姑娘,他的最爱之一,还是两个。

“唔……算了,谢谢。我室友发誓他会拿枪追杀我带回家的每一个美女的。”

“你室友也是个帅哥?那样的话,我们不介意让他加入。”她们调笑道。

哈尔差点就要答应了。

“他是很帅,不过,我十分肯定他绝对喜欢我。”

女孩子们皱眉留下了一句“是基佬就早说啊”离开了,哈尔独自喝光最后的一杯酒。

也许他该搬出去住了。

毕竟,像他这样的人,无法给喜欢自己的人任何承诺。

15

“你要参军?”

“嗯。”

“之后呢?”

“不知道,也许跟我爸一样?试飞员?”

“好吧,”巴里妥协得和他的超级速度一样快,“什么时候?”

“下个月吧,我想最后再去看一下老妈。”

“那,祝你一切顺利。”

见巴里转身要走,哈尔一把拉住他。

他感觉到了许多情绪,愤怒、难过、不舍,还有爱情。

如果不是心灵感应,哈尔可能永远不会发现。巴里喜欢他。

“我……我要走了,你就没有什么别的想说的吗?”

“有。”

巴里看着哈尔。

哈尔能感到双份的悲伤在压垮他。

“我以为你是要找借口去欧阿再也不回来了。”

“不……什么?”

“我以为你没有这么迟钝。”巴里的身影晃动了一下,手上多了一个装满便当的塑料袋,哈尔闻到了宫保鸡丁的味道,纯正的。

“你是……闪电侠?!”

“嗯,史密斯夫妇,是不是?”说完这话的巴里自己的脸都有些红。

哈尔从来没有这么喜悦过,他确信巴里也能体会到,因为他从没笑得这么可爱。

“但是,还有好多解释不通的事,比如在银行的那次,还有你为什么总是迟到?”

“我倒是明白了你为什么总是没钱付房租了。绿灯军团的工资不能兑换地球货币?”

气氛正好。

“闪电侠,我感觉到了。”

“什么?”巴里有些紧张。

“你想吻我,从刚才开始一直都想。”

16

他们只是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

巴里推开了哈尔,心灵感应太强烈了,巴里觉得他甚至没法站稳:

“有点,太刺激了,不是吗?”

“刚才那个连一秒钟都不到!”

“对你来说是一秒钟,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世纪。啊,我这么说不是不喜欢你,哈尔。”发觉自己表述有些问题,巴里连忙补充道。

“我知道。”

哈尔有些生气,不过不是针对巴里。

他当然不会说出口,因为一个吻就硬了,简直是初恋的高中生才有的反应。

17

还在海滨城的高中的时候,巴里是那里出名的学生之一。

并不是什么好名声。因为巴里几乎是个孤儿,他的父亲杀死了自己的母亲——人生的污点,罪犯的儿子。

听说他转学来这所学校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在中城的学校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霸凌。

不过巴里的高中生活在海滨城也并没有改观。只不过欺负他的人,只剩下了哈尔一个而已。

刚来学校的时候,他总是一个人上下学,一个人吃午餐。布置的自由分组作业,他一定是落单的那个。

当然,后来都是哈尔跟他一组,作业也都基本是巴里一个人完成的。

哈尔是巴里见过的最爱打架的人。他不是最会打架的人,但他总会是站到最后的那个。

甚至只要他站在那里,就会先有一部分人被他无畏的样子吓到退缩。

所以,再没有哈尔以外的人敢惹巴里了。那些人都被哈尔一个接一个的放学拉到无人的建筑工地,最后总是哈尔先走出来。

虽然巴里觉得哈尔只是想找借口打架罢了,但是当哈尔来找自己“收保护费”的时候,巴里还是请他吃了晚饭。

次数还不少。

那时他们在一起的时间的确很多。哈尔有时甚至会别出心裁地叫他出去玩,比如有一次他忽然开了辆车,大半夜开到巴里独居的公寓楼下按喇叭。

“你有驾照吗?”巴里系上安全带时担忧地问。

“没有,不过好消息是:这车是杰克的。”

“你确定他不会杀了你……?”

“怕什么,”巴里承认哈尔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总是让他看得入神,“你还想不想让海滨城最好的车手带你去看星星了?”

18

那次天体观测的后果是哈尔永远失去了得到一辆车作为成人礼的权利。哈尔以此要挟巴里跟他一起暑假去打工度假。

其实有时候巴里自己都能看出来哈尔对自己没有恶意,但是哈尔很久之后才稍微明白学生时代的自己为什么要为了欺负一个人做那么多无关的事。

也许是他觉得孤单。

也许是他觉得他们有些相同。

也许自己那个时候开始就开始向往这个人了。

那时的他已经知晓,有一天他们必将走向不同的道路。他们可能连告别都来不及。

他只希望他们能殊途同归。

19

几个月以后。

某天哈尔忽然反应过来:

“等等,如果你一开始就发现了我的身份,你为什么还要在我在家的时候,那个……”

哈尔的恋人尴尬得仿佛下一秒就要跑到地球的另一端:

“我要睡觉了,请回你自己的房间。”

“巴里……”

哈尔觉得自己像公螳螂一样委屈。但也只好离开。

巴里知道如果把真相告诉哈尔,他肯定会比自己还尴尬。

如果不是自己主动,估计哈尔这辈子都不会意识到他喜欢自己的室友。

就好像去酒吧多打两份工应付房租一样。闪电侠再次包容了绿灯侠的小缺点。

就像绿灯侠包容了他一样。


后记:

“哈尔,看比赛的时候请专心,不要发情好吗?”

哈尔侧脸看向巴里,喝过酒的巴里看起来特别好看,也许是因为自己也喝了不少。哈尔伸直两根指头交替地点着桌面,从自己这一头一直走到巴里的肩。此刻对方正在试图专注地盯着电视转播,哈尔碰了碰巴里的脸颊,好热。

“怎么,你感觉到我想跟你上床了?”

“我……”跟一个意志力强的人谈心灵感应的恋爱真是太危险了,对方的感觉最终总会压倒自己。何况哈尔从来不是个温吞的恋人,他在性事上绝对是女人最喜欢的类型,激烈却不粗鲁。不过,哈尔本来是少有的在床上仍旧能保持部分理智的人,在跟巴里做爱时偶尔也会因为心灵感应太过刺激而有点失去控制。

每当这个时候,巴里都在想:

“那个扎伦星人,该不会是什么情趣道具吧……”

-完-

ps:旅途中随手写的,手边没电脑,基本想些什么就写什么了,回去会补充。

最后,能看完这么无聊的人写的无聊的小说真是太感动了。深深鞠躬> <

评论(12)
热度(109)
©栖川 | Powered by LOFTER